首页 > 新闻资讯 > 敦煌文化 >

东西问·中国石窟|张铭:“东方微笑”何以永驻麦积烟雨中?

日期:2024-07-03 09: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体:

位于甘肃省天水市的麦积山石窟,处于中国石窟走廊的十字路口,沟通东西、连亘南北,既是中国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艺术再现,也成为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要标志。2014年,麦积山石窟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的组成部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为世界文化遗产。

与敦煌莫高窟、龙门石窟、云冈石窟并称为中国四大石窟的麦积山石窟,为何被誉为“东方雕塑陈列馆”?窟内有哪些典型的“中西合璧”造型案例?“东方微笑”何以成为麦积山石窟标志性的“表情包”,它与其他国家石窟内的微笑佛像,有何关联和异同?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馆员张铭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作出阐释。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从麦积山石窟的营造历史来看,它为何被称为“东方雕塑陈列馆”?

张铭:麦积山石窟始建于十六国后秦时期,历经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元、明、清等十余个王朝1600多年的开凿和修缮,现存窟龛221个,各类造像3938件10632身,壁画近1000平方米。

麦积山石窟的造像以泥塑为主,保存了北朝时期佛教造像的完整序列,体现了千余年来各个时代造像艺术的特点,被称为“东方雕塑陈列馆”。

从中国著名石窟寺的分布区域来看,麦积山石窟正好处于中国石窟走廊的“十字路口”。位于这样的古代交通路网中,此地更易受不同地区文化的影响。在1000多年的营建历史中,融合吸纳、包容并蓄、不断创新,造就了麦积山石窟在泥塑艺术上的登峰造极。

甘肃天水,游客在麦积山石窟参观。九美旦增 摄

甘肃天水,游客在麦积山石窟参观。九美旦增 摄

麦积山石窟以泥塑闻名于世,与天水大地湾文化一脉相承。大地湾文化是中国最早使用彩陶的史前文化,也是世界上最早生产彩陶的古文化之一。烧制陶器,需要掌握泥塑的塑形能力、绘塑技艺。佛教传入天水之前,当地人已具备成熟的泥塑技艺。佛教传入后,工匠将泥塑技艺与佛教艺术相结合,成就了保留至今的佛教艺术精品。

早在1000多年前的营造过程中,麦积山每个洞窟内,建筑、造像、壁画齐备,呈现三位一体的完整空间,佛教造像组合关系也明晰陈列。但由于麦积山石窟地处小陇山林区,降雨量充沛,导致石窟内部分壁画脱落。但今天我们依旧能看到众多保存完好的泥塑文物,也从侧面反映了麦积山石窟泥塑材质的优质、绘塑技艺的高超,可抵御潮湿环境的侵蚀。

航拍麦积山石窟 九美旦增 摄

航拍麦积山石窟 九美旦增 摄

中新社记者:从窟龛形制、造像、服饰、壁画内容等方面,麦积山石窟如何体现东西方文化交流?有哪些典型的“中西合璧”造型案例?

张铭:历史上,天水居于陇右,古称秦州,是长安以西的丝路重镇。当佛教沿着丝绸之路传入时,天水成为内地最早开展佛事活动的地区之一,麦积山石窟成为中国石窟寺走向本土化、民族化,实际上也是逐步中国化的重要转折点。

在麦积山石窟,各民族文化交融、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的印记随处可见。以第74、78窟为例,窟内正壁左右上方出现了两个龛,龛内分别为交脚和思惟菩萨的一铺三身组合。这是典型的犍陀罗地区的石刻造像组合,但窟形却仿照了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建筑造型,可以说是外来文化与本土少数民族文化的有机结合。

从石窟塑像的服装来看,北魏早期佛像的半偏袒袈裟,是在原有偏袒袈裟基础上,添加了右肩搭一角的袈裟,既体现了印度佛教传统,也增添了中原传统服饰元素。随着佛教中国化逐步推进,“褒衣博带”成为典型装束,造像面容也有了秀骨清像的中原风格。

麦积山石窟历代佛教造像,是多民族文化交流交融的结果。从早期较为生硬的“你之造像,我之建筑”的“混搭”,逐步转化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多元文化融合过程。

麦积山石窟第44窟的西魏泥塑一佛二菩萨组像,主尊佛像被誉为“东方美人”。九美旦增 摄

麦积山石窟第44窟的西魏泥塑一佛二菩萨组像,主尊佛像被誉为“东方美人”。九美旦增 摄

中新社记者:麦积山石窟中有很多佛龛石窟造像都是微笑的表情,中国其他石窟、国外石窟也有类似的微笑佛像,这其中是否有关联?又有何异同?

张铭:微笑的造像,并非麦积山石窟所独有。中国北朝的佛教发展史中,微笑造像非常流行,展示了佛教的包容和亲近,以及对信众的接纳和慈悲。这种微笑,在麦积山石窟表现得尤为突出。

例如,第133窟天真无邪的小沙弥,动人的“东方微笑”令无数游客驻足;第44窟坐佛,被称为“东方美人”。正是这些温情脉脉的东方微笑,成为麦积山石窟标志性的文化IP。穿越千年的微笑造像,体现了古人的从容豁达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在当下依旧能引发共鸣,这也是麦积山石窟的艺术魅力所在。

开凿于北魏时期的麦积山石窟第133窟,动人的“东方微笑”令无数游客驻足。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 供图

开凿于北魏时期的麦积山石窟第133窟,动人的“东方微笑”令无数游客驻足。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 供图

微笑的表情,在佛教造像发展的早期阶段,具有普遍性和国际性,不管是国内众多早期石窟造像,还是丝绸之路沿线的国外石窟及佛教造像中均有表现。一方面,在丝绸之路传播的大背景下,作为外来宗教的佛教,在其传播过程中,主线的统一性和关联性贯通东西,以微笑为代表的艺术语言,成为多区域和多民族共同的选择,成为佛教造像最具代表性和感召力的代表符号。另一方面,不同区域和民族所制作出的造像,微笑的视觉感受各有差别。

以中国四大石窟中的麦积山石窟和云冈石窟为例,二者的造像以泥塑和石雕最为典型,在对材质特点的表现和利用方面均达到神乎其技的高度,在微笑的表达中,又做到了形神兼备,以及对材料和工艺的完美融合,但微笑的感觉却又有所侧重,观者所产生的精神情绪也各有不同。

麦积山石窟造像的微笑更让人亲近,云冈石窟造像的微笑则神圣感更强。微笑表情在各个早期石窟中均有侧重和不同,需要我们仔细感受和体味。当然,这也说明在石窟“大家庭”中,每个石窟都是不可缺少的成员和构成,都能各美其美,美美与共,魅力无限。

中新社记者: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共有33处遗产点,其中包括了麦积山石窟在内的4处石窟。石窟为何会入选其中?

张铭:丝绸之路是东西方文明与文化的融合、交流和对话之路,两千年来为人类的共同繁荣作出重要贡献。“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是丝绸之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所包含的遗址类型丰富,特别是以麦积山石窟为代表的4处石窟,是对丝绸之路价值的重要展示,以及东西方之间持续而广泛的宗教、文化交流活动的重要见证。

这些石窟寺遗存,凸显了中华文化多元化特征及历史发展进程,是人类文明与文化交流、对话的杰出范例。因此,以麦积山石窟为代表的4处石窟寺被选入其中也是理所当然。

中新社记者:裸露在外的麦积山石窟,文物保护工作面临哪些挑战?又将采取什么措施,让“东方微笑”永驻麦积烟雨中?

张铭:麦积山林区多雨潮湿,造就了“麦积烟雨”绝美景致,也给石窟保护带来了“水患”,塑像和壁画容易出现空鼓、开裂、脱色等病害。

近几十年来,经过加固、修复、渗水治理和生物防治等保护,古老的麦积山石窟转危为安。石窟保护也从最初的抢救性保护,转入抢救性与预防性保护相结合的综合保护,这是更科学的保护理念。

目前,我们正在撰写《麦积山石窟考古报告》,以期永久保存麦积山石窟完整信息。这相当于为麦积山石窟进行一次“基因编码”,有助于麦积山石窟的保护、研究、推广工作,必要时文保人员还可以根据报告内容尝试进行洞窟复原。

甘肃天水,工作人员在麦积山石窟内检查数字化扫描的造像和壁画信息。九美旦增 摄

甘肃天水,工作人员在麦积山石窟内检查数字化扫描的造像和壁画信息。九美旦增 摄

麦积山石窟是在古丝绸之路背景下东西方文明交流的产物,其体现的包容吸纳、兼容并蓄的特质,以及传递体恤、向善、慈悲、达观情怀的微笑等,都为当今世界不同文化的交流带来诸多启发。今后,我们将依托线上数字化保护,结合线下对石窟艺术价值的深度挖掘和创造性转化,让古老的石窟艺术重焕新生,让“东方微笑”永驻麦积烟雨中。

受访者简介: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馆员张铭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 九美旦增 摄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馆员张铭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 九美旦增 摄

张铭,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兼职教授,历史学博士,研究馆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石窟寺考古及佛教艺术。甘肃省优秀青年文化人才,主持国家社科项目1项,省部级科研项目5项,作为项目组主要成员参与国家社科及教育部课题项目3项,发表论文20余篇。(记者 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