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这里: 首页 > 交响丝路·如意甘肃 > 嘉峪关 > 正文

博物馆里看雄关

发布日期: 2022年07月12日    来源: 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

城市博物馆,立足于城市,服务于人民,装着一座城市的历史,胸怀一座城市的未来。驻足嘉峪关城市博物馆,可以清晰地感知嘉峪关市的脉络,体味她的情感。

“湖光山色 戈壁明珠”,这幅陈列在嘉峪关城市博物馆序厅的题字,是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于2009年11月12日参观嘉峪关城市博物馆常设展览“戈壁明珠——嘉峪关市建设成就展”后所题,题字高度概括了嘉峪关市的城市风采,是国家领导人对嘉峪关城市建设的高度肯定!

走进嘉峪关城市博物馆,一面浮雕墙呈现出嘉峪关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里有丝绸古道之盛世、有长城要塞之古关、有民族融合之历史、有城市建设之辉煌。这面浮雕墙,描绘出一部民族团结的奋斗史,浓缩了一座戈壁城市的发展史。

穿越千年经典画作,回溯多民族融合发展历程

嘉峪关在历史上就是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地区,文字记载嘉峪关有2100多年的历史。河西走廊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嘉峪关地区成为多民族聚居、多元文化荟萃之地。城市博物馆复原场景“黑山摩崖浅石刻画”“丝路山水地图”(节选复制件)是嘉峪关地区古老文明的见证。

新石器时代(10000年前-公元前21世纪)的河西走廊已有人类活动,这些原始居民是夏商时期活动于这一地区的氐、羌民族的祖先。夏商周时期(公元前21世纪-公元前221年)是我国进入文明社会之后的第一个历史阶段,这一时期的河西走廊有丰富的绿洲与湖沼,氐、羌民族在这里放牧、狩猎,著名的“黑山岩画”就是他们的杰作。西汉初年,嘉峪关地区为匈奴所占。公元前138年,汉武帝为联络西迁的月氏夹攻匈奴,遣张骞首次从河西走廊经嘉峪山口出使西域。公元前121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先后设置了酒泉郡、武威郡、张掖郡、敦煌郡,即河西四郡,嘉峪关地区属酒泉郡。从此,河西地区正式纳入中央王朝的版图,并成为中央王朝的西陲边塞。魏晋、十六国、南北朝时期(公元220年-公元589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民族迁徙与融合期。大批内地汉族为躲避战乱迁往河西地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推动了河西走廊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新城果园墓群”墓葬内发现的丰富的砖壁画反映了魏晋时期河西走廊汉族与少数民族的社会生活,表现出河西走廊地区的经济水平与中原地区基本相近。唐朝建国(公元618年)后,唐王朝逐渐征服了河西走廊以西的广袤地区,突厥、吐蕃等民族也与唐朝结盟。丝绸之路的交通再次畅通,其辉煌程度达到了历史顶峰。博物馆陈展的“丝路山水地图”(节选复制件)让我们领略丝绸之路的繁盛,感受祖国江山只此青绿的美好。

在城市博物馆探寻雄关名人的历史足迹,从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到唐玄奘西天取经;从元代时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的东方之旅,到明代在此筑城建关,从“西域的万王之王”班超,到嘉峪关关城的创始人冯胜,再到途经嘉峪关的民族英雄林则徐……一代代仁人志士,书写着丝绸之路上的动人传奇,诉说着民族融合的动人故事。

新中国成立后,嘉峪关这片曾经金戈铁马的古老土地,更是在祖国温暖怀抱的抚育下一次次焕发生机。1958年,酒泉钢铁公司在嘉峪关关城脚下成立。在作为建立钢铁公司先决条件的铁矿石勘探中,藏族同胞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正是他们所说的“又黑又硬还很重的石头”,为寻找镜铁山铁矿指明了方向。他们还为地质队做向导,宰杀自己的羊供应缺粮的地质队员,用羊皮给地质队做水袋,赶着自己的骆驼送水……他们在地质勘探工作中用自己特有的智慧、热情与善良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随着酒泉钢铁公司的成立,围绕着这一西北最大的钢铁工业基地的建设和发展,五湖四海的建设者们投身这片热土,各民族同胞守望相助,拼搏奋进,推动城市建设发展,建设幸福美丽家园,续写民族团结进步篇章。

如今,嘉峪关市已经成为一个拥有常住人口31.26万人的现代化工业旅游生态城市,除汉族外,有29个少数民族,各民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样紧紧地抱在一起,携手并进,同心筑梦。嘉峪关市继2019年成功创建全省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市之后,又于2020年启动了“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市”创建,民族团结之花在雄关大地绚丽绽放。

驻足百年雄关浑厚底片,领略嘉峪雄关古今风貌

以物证史、以史鉴今。嘉峪关市“因关得名”,城市博物馆收藏的“有元重修文殊寺碑铭”(拓片复制件)揭示出“嘉峪”一名的由来。历史记载,元代泰定三年(公元1326年),元太子喃哒失来到肃州(今酒泉)文殊山重修文殊寺,以汉白玉刻制了“重修文殊寺碑”,碑铭以汉、回鹘两种文字记录了文殊山和文殊寺的历史。铭文内容表明文殊山在元代以前本名嘉峪山,山中“林泉秀美,涧壑寂寥”,这就是“嘉峪”一名的由来。

城市博物馆展出的百年关城的珍贵历史图片让我们对素有“河西第一隘口”之称的嘉峪关肃然起敬。驻足于650岁的巍峨关城面前,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沧桑豪迈的情绪,瞬间明白了“河西咽喉、边陲锁钥”的深刻含义。

嘉峪关地区从汉代开始便被赋予了军事重镇的意义,明代在此建关筑城,更是将其重镇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天下第一雄关”这一美誉阐释了这块土地的历史意义,揭示了这里最为著名的历史遗产。明中叶以后,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途经河西走廊的陆上丝绸之路逐渐衰落。但河西走廊作为中央王朝的西陲边防重地,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明朝将领冯胜平定河西元朝残余势力,选定在嘉峪山北麓修建城池扼守西陲边疆,“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就此诞生。明洪武二十七年(公元1394年)建立肃州卫嘉峪关所。明弘治八年(公元1495年),肃州兵备道李端澄主持修建嘉峪关关楼,楼三层三檐,殊为壮观。明正德元年(公元1506年),李端澄又修建了内城东西二楼,同时他还主持修建了关城内的关厅、仓库等建筑。最初的嘉峪关是一座孤城。明嘉靖年间开始在关城的西、北修建边墙,将嘉峪关与明长城防线连为一体。至明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嘉峪关形成了一个以关城为主体、以长城和外壕为延伸的完备坚固的防御体系。

嘉峪关的巍峨有诗为证。公元1842年,民族英雄林则徐晚年被贬新疆伊利途经嘉峪关,创作了《出嘉峪关感赋(四首)》,其中第二首写到: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飞阁遥连秦树直,缭垣斜压陇云低。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这首“感赋”,四联八句都是写景,从宏观着眼,高瞻远瞩地写出登临嘉峪关所见的壮丽景色。这首诗,还曾被毛泽东主席手书。

嘉峪关,以一座古代关隘,更以一笔宝贵文化遗产、一张文化名片、一种精神象征,屹立祖国西北边陲,熠熠生辉。

1961年3月,嘉峪关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嘉峪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地名录。2006年5月,国务院将包括嘉峪关在内的甘肃省战国至明长城纳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嘉峪关关城文物景区被评为国家首批5A级旅游景区。

嘉峪关,也受到历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关注与亲切关怀。1966年3月,邓小平视察酒钢。1984年,邓小平、习仲勋题词“爱我中华,修我长城”,嘉峪关市被国家确定为第一批对外开放二类重点旅游城市,嘉峪关市以此为契机,修长城、设景区、缮关城,积极发展旅游。1992年8月,江泽民视察嘉峪关关城。1999年9月,胡锦涛视察嘉峪关关城。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登上嘉峪关关城,视察天下第一雄关。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当今世界,人们提起中国,就会想起万里长城;提起中华文明,也会想起万里长城。长城、长江、黄河等都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象征,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标志。我们一定要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传承,保护好中华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脉。”

嘉峪关市全面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历时5年、投资20亿开展嘉峪关关城全面保护修缮工程,在积极做好文物遗产传承保护的基础上,做好长城文化价值挖掘及长城精神发掘弘扬工作,并以此为契机,整合特色资源要素,挖掘特色文化内涵,提升全域旅游品质,实施了长城旅游公路、方特欢乐世界、方特丝路神画、关城里古街等重点项目,形成了以嘉峪关关城和“嘉峪关方特”为主体的“一古一今、一新一旧、一动一静”两大旅游主体。成功打造了全国首部边塞史诗剧《天下雄关》,填补了嘉峪关演艺市场的空白。一系列有力举措的实施,不仅为全市旅游事业注入新的活力,赋予新的文化内涵,同时也弥补了旅游市场体验性不强、旅游产业链条短的瓶颈,激发了周边地区旅游活力,增强了周边省区旅游吸引力,促进游客结构和消费模式实现转变。2017年至2019年,嘉峪关市旅游人数由857.14万人次增长到1317.4万人次,年均增长29.22%;旅游收入由57.21亿元增长到96.4亿元,年均增长37.6%。2020年,嘉峪关市成功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成为全国唯一入选的地级市。

嘉峪关长城文化不是靠几幅图片能体现的。嘉峪关城市博物馆策展者将嘉峪关关城的修筑方法通过多媒体演示、视频演示,将关城全景、长城第一墩、讨赖河大峡谷进行微缩复原,运用现代科技力量,全方位展示嘉峪关长城文化的魅力,让观众迫不及待要登上雄伟壮丽的关城一览嘉峪雄风,追寻心目中的诗和远方。

细数满载记忆的老物件,感受雄关人民无畏奋斗史

城市博物馆浓缩了嘉峪关市从无到有的发展史,从展柜中20世纪50年代的地质罗盘、1958年的八寸扳手、20世纪60年代的矿山安全帽、厚厚的蓝色涤卡布棉衣棉裤,我们看到了矿山职工早年创业的艰辛。今天,当面对老一辈建设者们曾经使用过的藤条暖壶、军用水壶、粮票、布票、棉花票,那些饱含着艰辛与汗水的岁月瞬间展现在我们眼前……

1955年9月中旬,在地质罗盘的指引下,西北地质局645队副队长严济南带领地质小组,根据藏族同胞柴昂阿莱什登的提示,翻越雪山、冰河,爬上悬崖峭壁,终于发现了铁矿,这是镜铁山矿床的最早发现。同年10月23日,645队秦士伟地质小组根据藏族驮工郎生寿、黄学诚提供的线索,在讨赖河畔发现了桦树沟铁矿。镜铁山铁矿的重大发现结束了西北无钢铁的历史,为酒钢与嘉峪关市的建立吹响了号角。

在博物馆讲解员的讲述中,每一位游客都会听到这样一句话:“嘉峪关因关得名、因企设市”。这句话揭示了嘉峪关市因为企业(酒泉钢铁公司)而设市的由来。因为地质队在西北发现铁矿,1958年1月,冶金部经实地考察,将厂址选定在酒泉县城以西20多公里、嘉峪关以东6公里之间的戈壁滩上。同年2月,冶金部决定将建设酒钢的任务交给鞍山冶金建筑总公司承担。1958年8月1日,酒泉钢铁公司宣布成立。

酒钢的初期建设是边设计、边准备、边施工。恶劣的自然条件、匮乏的生产生活物资、紧张的工作计划、复杂的系统工程,当时建设者们的艰苦生活是今天的人们难以想象的。城市博物馆里复原的“地窝子”“干打垒”是老一辈建设者们居住环境的真实写照,这些饱含着艰辛与汗水的岁月场景,形象地展示了嘉峪关的过去,也是这座戈壁城市最深刻的记忆。

酒钢的建设是建立在甘肃全省乃至全国的大力支援基础上的。鞍钢、北京二建、北京内燃机厂、首钢、哈尔滨热电厂、昂昂溪电机修造厂等企业以及“02”部队,甘肃天水、庆阳、酒泉、定西、临夏、张掖等地的工人参加了酒钢早期建设。这些建设者们与他们的后代成为今天嘉峪关市民的主体,使得嘉峪关成为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在酒钢的建设过程中,五湖四海的建设者们不仅要同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还经历了三年大跃进、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等历史上的种种困难和挫折,设计规模多次变更,几经下马停建、缓建,以及重新上马恢复建设,发展历程曲折而又艰难。尽管如此,老一辈建设者们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依然取得了丰硕的生产成果,1970年出铁,1985年出钢,1988年开始生产轧材……

端详展厅中“1970年10月1日酒钢生产的第一批铁锭”,细数“城市记忆”展厅的一帧帧老照片、一件件老物件,雄关人民不畏艰难的奋斗史深深触动每一位观者。静置在展柜中的1965年秦忠茂东北工学院毕业证书,1965年王丽娟本溪钢铁学院毕业证书,1968年秦忠茂、王丽娟结婚照、结婚证书,清晰地记录了支援酒钢建设的两位年轻人在戈壁扎根、学习奋斗的足迹,让人肃然起敬。这些证书是老一代建设者的生活写照,更是一代代接班人薪火相传的宝贵财富。正是这一个个奔赴西北边疆的创业者,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谱写了“艰苦创业、坚韧不拔、勇于献身、开拓前进”的“铁山精神”。

“铁山精神”,是酒钢人的精神内核,也是嘉峪关市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它与“嘉峪关精神”“八棵树精神”一起,构成嘉峪关市的精神富矿,成为嘉峪关人民的精神食粮,涵养嘉峪关人民的精神内质,激励一代代雄关人民顽强拼搏,无私奉献,积极进取,推动各项事业快速发展。

从一块铁到一卷钢,从一棵树到一片林,从一个厂到一座城,从一簇绿到一片绿洲,从一种精神到“全国文明城市”的光荣称号,城市博物馆里的一件件看似质朴却饱含血汗与深情的老物件,无不记录着这座城市的建设发展与美丽蝶变,记载着雄关人民的无畏奋斗史和精神成长史。

对比城市今昔变化,纵览雄关钢城日新月异发展变迁

在嘉峪关城市博物馆,我们看到一个浓缩了悠久历史文化、焕发生机活力的城市。嘉峪关市的发展,从小到大、由弱到强,都藏在城市博物馆一幅幅新旧对比的图片中。

酒钢的建设和发展,为嘉峪关市的设立奠定了基础。1965年7月19日,国务院决定设立嘉峪关市。最初的嘉峪关市先后经历了划归酒泉地区管辖、政企合一为省辖市两个阶段。1980年5月,嘉峪关市人民政府成立,结束了长期政企合一的体制。

斗转星移,光阴荏苒。进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嘉峪关市在创业者们的努力建设下已初具城市规模,城市设施基本配备,市民生活有了基本保障。20世纪70年代的市中心,记忆中的百货大楼、酒钢医院、人民商场、新华照相馆和新华路上行驶的公交车,是印象中城市的模样。随着时代的前行,嘉峪关市城市轮廓逐渐变得清晰。从“钢城的开路先锋”到“雄关之光”,城市建设悄然改变;展柜中“三转一响带咔嚓”成为人民幸福生活的真实写照,印证了市民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

这是一座奋斗之城,也是一座生态之城。对于依靠几代人的汗水与执着建设的绿洲而言,博物馆尾厅荣誉墙上“全国园林绿化先进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等多项荣誉来之不易、尤显珍贵。从城市博物馆电子图表的播放中,绿化成果的数据让人深受触动:从茫茫戈壁到运土造绿,自1995年开展绿化年活动以来,嘉峪关市建成区绿化覆盖面积累计增加2722.81公顷,建成区绿化面积累计增加2644.67公顷,绿化覆盖率达40.65%,人均公园绿地面积29.23平方米。嘉峪关市的建设成就,是无畏的建设者们与恶劣环境勇敢抗争的结果,它的建设历程,留下了一条经济与生态协调发展的轨迹,它的建设模式与成功经验,已成为全人类的宝贵财富。“扎根戈壁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甘当路石”的八棵树精神,已深植这片戈壁,使之沃野千里。眼前的一片片绿让我们震撼,将曾经遍布鹅卵石的不毛之地,建成了如今生态优美、环境宜人的生态宜居城市,这是一代代嘉峪关人接续奋斗的结果,这座戈壁深处的绿洲城市,永远值得嘉峪关人引以为豪!

嘉峪关是一座充满生机活力、年轻的城市。西部大开发以来,嘉峪关人民紧紧抓住发展契机,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全市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城市形象和城市品位显著提升。迎宾湖、东湖、雄关广场、南市区、棚户区改造的新旧对比图片,见证了嘉峪关市翻天覆地的变化;404生活区、803电厂生活区的整体搬迁,大剧院、体育场、博物馆、图书馆等一批城市重点建筑,增强了城市综合服务功能,构建了嘉峪关良好的人居环境;嘉峪关市教育、体育、卫生设施的不断改善,一系列惠民政策的实施,让雄关人民在小康路上率先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随着嘉峪关市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城乡居民收入不断增加,人民生活水平也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缝纫机、收音机、录音机、电唱机已然成为博物馆里的展品,自行车、大哥大逐渐被汽车、数字电脑、手机取代,博物馆里千余件承载着生活记忆的展品,是岁月变迁的见证,它无声地诉说着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嘉峪关是很多人心中的诗与远方。从博物馆丰富的图片、多样的实物、逼真的场景和城市宣传片中,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无限魅力。这里是一座钢铁之城、一座生态之城,更是一座旅游之城、一座文明之城。虽然城市不大,全市总面积仅有1224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70.4平方公里,但交通却四通八达,车站、机场、高速公路一应俱全,高铁穿城而过,是名副其实的河西重镇、交通枢纽;这里历史文化厚重、旅游资源富集、文化旅游深度融合、国际知名的丝绸之路旅游目的地城市建设卓有成效,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文明城市实至名归,是一座宜居宜业宜游的品质之城。

嘉峪关是一座与时俱进、开放包容的奋进之城。在新时代勇担新使命,新征程展现新作为,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针对产业结构偏重、产业链条偏短现状,嘉峪关市坚持不懈进行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在坚持做精一产、做强二产、做大三产的基础上,坚持改造提升传统优势产业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并举,形成了“冶金—循环经济—装备制造”“光伏发电—电解铝—铝制品加工”两条千亿级产业链。立足国家核工业发展布局,抢抓机遇,积极争取国家核基地综合保障区及配套项目落户,进一步丰富了城市特色、产业结构和发展内涵,多极布局、多点支撑、多元发展的态势更加明显,经济战略纵深、抗风险能力、发展韧劲和回旋余地得到有效拓展。2021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6.5亿元,人均GDP超过10万元,位居全省第一。立足资源禀赋,抢抓政策机遇,如今,嘉峪关正在“加快打造省域副中心,建设西部明星城”的征程中阔步前行,力争到2026年地区生产总值突破500亿元,建成产业发展、经济活跃的富裕雄关,要素集聚、活力迸发的创新雄关,内外联动、区域协同的开放雄关,功能完善、生态宜居的美丽雄关,治理有效、文明和谐的幸福雄关。

嘉峪关,这座崛起于西部戈壁中的城市,展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智慧。她是一座丰碑,碑上铭记着建设者们的丰功伟绩,碑下掩埋着他们的重重足迹。她更是一个英雄的故事,在博物馆里发酵、流传,激励我们踔厉奋发、勇毅前行。故事里每一个建设者的事迹与贡献,应当为历史、为我们、为后辈所铭记,他们不愧为新时代的戈壁英雄!(嘉峪关市文化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