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这里: 首页 > 交响丝路·如意甘肃 > 天水 > 正文

烟雨南塔

发布日期: 2022年01月14日    来源: 甘肃日报

甘谷南塔

多年来,南塔在我心中是千年古城的一汪梦、一盏灯,荡漾着古冀文脉的涟漪,照彻着甘谷学子的梦想。它就像一方鲜红的印章,镶嵌在山水甘谷画卷的一角,点化山水,凸显人文。

烟雨中的南塔,高高耸立在甘谷南山之巅。

那是一个夏夜伸手可摘满天繁星,冬日白雪映日绮丽梦幻的地方。远远望去,它就像一支巨笔,一把火炬,一双眼睛,一个手势,举头问天,俯首写心,吐纳云烟,收藏岁月。

而此刻,天空飘着蒙蒙细雨,像有无数只蜘蛛在吐着丝,迎面而来的南山,云山雾罩,缥缥缈缈,使原本嶙峋峥嵘、陡峭壁立的南山,如梦如幻,如诗如画,如仙人出没的地方,如诗歌生长的荒原。而远处的南塔,亭亭玉立,静穆庄严,独立于天地,傲视于云烟。阳刚中姿媚跃出,阴柔里不乏骨气,愈加令人心向往之。

车子沿着山间的盘山公路,在绵绵细雨中不紧不慢地走着,车窗外的细雨也不急不慌地下着,仔细,认真,体贴入微,像前世的梦。路边的草木洗着澡,卸去了风尘,仰着脸,容光焕发,神清气爽,亮晶晶的树叶,反射着清静的风光。

天门山是甘谷主山,檐牙高啄,曲径通幽,宛如天上宫阙。宫阙身边,站立着衣冠楚楚的南塔。德不孤,必有邻。南塔的左邻右舍,都是名山大川,名胜古迹。左倚大像山、天门山,皆为朱山胜景,陇上名峰,久负盛名,享誉海内。大像山又称文旗山,天门山俗名笔架山,文笔高旷,妙趣天成。右有鼍峰、砚窝台,鼍峰旭日是著名的甘谷八景之一,砚窝台是当地有名的风水宝地。眼前是古老的渭河,脚下是盈盈的柳湖。渭水汤汤,奔流不息,滋养了一地的风物风俗,文风文脉;柳湖久废,近年新筑,杨柳依依,湖水荡漾。

名山胜景之间,南塔犹如一支擎天巨笔,巍巍乎危立于挂剑峰之巅,居之于朱山以东,鼍峰以西,书面文心,亭亭玉立,笔魂墨韵,临风而歌。真可谓,南塔如笔,柳湖如墨,长天如纸,砚台如田,只待古冀儿女书写辉煌人生,后起之秀开创百年宏业。

然而,轻轻撩开岁月的帘幕,南塔的历史影影绰绰,恍惚迷离,南塔的影子忽远忽近,如梦如幻。相传关于南塔最早的动议始于清初邑令王一经,他履新伏地,欲振邦邑,却深感巽方人文式微,便倡议在巽山之巅,建文峰之塔,以提振人文,鼓荡文风。然而,这一夙愿直到300年后的光绪八年,才得以实现。

那一年,有一个叫广沣的人当了甘谷的知县,人称“广老爷”。广老爷就任后,其中最重要也流传至今的一条就是修建南塔。为了方便筹集资金和让更多的人接受他的意见,他陈述了建南塔的利害得失。他说:邑之山形地理,大像山是青狮,天门山是白象,青狮白象把门,山上定有菩萨庙。众皆惊叹其神奇,他却话锋一转,说道,只是可惜了这好风水!石山土盖头,渭水向东流。家无三代富,忠臣不出头。于是人们纷纷出钱出力,仅一年时间,南塔就耸立在了人们眼前。其实,功名的血脉是文化,功名的底色是教育,追求功名,也就是崇文重教,明德修业。后来县里果然进士如云,举人如雨,文教大兴,文风郁郁。时至今日,甘谷教育这张名片,被南塔的风吹拂得愈加清澈,愈加明亮。

来到南塔之下,仰望着它。这是一座六棱七级、上圆下方的楼阁式空心砖塔,高十余丈,顶悬九重相轮,置宝珠塔刹,内设螺旋扶梯,券龛拱门,翼角微翘,顶开月窗。塔前有一方古朴庄重的大理石石碑:南塔记。邑人王金慎书、王存录撰。书法精良,辞文锦绣,历数南塔形胜之美、历史之久、人文之厚、期望之切、信念之坚。王老德高望重,人书俱老,存录年富力强,德才兼备,二君联袂,相得益彰,又为南塔再添一景,南塔文风亦度愈加醇香。

边走边看,不知在什么时候,雨,悄悄地停了。风,也屏住了呼吸,这里一切变得非常幽静。远处,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开始啼啭起来,仿佛在倾吐着浴后的欢悦。近处,凝聚在树叶上的雨珠还往下滴,滴落在路旁的小水洼中,发出异常清脆的音响。叮——咚——叮——咚……仿佛是一场山雨的余韵。

空气清新,天空明亮,山含情,风含笑,人似菊。我凝视着南塔。塔檐重重,是生长在大地上的尊严;塔楼迢迢,是崛起在天空下的梦想。含蓄的青砖,像一方方辞典,像一部部方志,砌起文化如塔、时光如流。它收藏传奇,也收藏风物。塔心谦虚,像一条历史的隧道,像一眼文化的古井,雕刻山河如诗、风景如画,它吐纳烟云,也吐纳文明。(文/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