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这里: 首页 > 交响丝路·如意甘肃 > 平凉 > 正文

嘉靖时期的平凉才子,与崆峒山不得不说的故事!

发布日期: 2021年02月02日    来源: 平凉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

  赵时春(1508-1567),字景仁,号浚谷,平凉(今甘肃平凉市)人。嘉靖五年(1526),18岁的赵时春考了会试第一名、殿试二甲第三名,荣登进士第。天资聪颖的他早年即以诗文名世,是当时的“嘉靖八才子”之一。

  赵时春赋闲家居的30年,也是与家乡山水相依相伴的30年。在平凉众多山水景观当中,赵时春最熟悉且题咏最多的,当数“西来第一山”的崆峒山,据统计有55首之多。这些诗歌不仅描写了崆峒山雄伟秀丽的自然景致,还寄寓了诗人忠君恋阙的真实情愫。

  01

  《陪许都事游崆峒》

  明:赵时春

  飞鸟俯元都,相将叩玉壶。

  树阴侵地遍,山色近天无。

  仙驭人何在,登临兴讵殊。

  狂歌吾故态,行醉不须扶。

  02

  《陟崆峒》

  明:赵时春

  萦回缘鸟道,蹭蹬俯蛇盘。

  绝壁千重启,连天一径蟠。

  仰高心转迫,回首路方难。

  险绝更休息,凭谁卸马鞍。

  03

  《新作泾水桥通崆峒路》

  明:赵时春

  泾流双峡阻崆峒,近叠飞桥众路通。

  鱼沫拥花围岸石,虹头眠柱隔溪风。

  行人历历清垂影,联骑飘飘上接空。

  何用新题夸驷马,只今容易到仙宫。

  04

  《春初闲咏》

  明:赵时春

  山翠笄头泾水开,山光水色浩难栽。

  春风四十二番见,桃李年年次第开。

  05

  《元鹤》

  明:赵时春

  元鹤亦丹顶,栖身半云霄。

  游戏青冥去,欲上风萧萧。

  唳声彻四远,哀惨不能骄。

  生于靡他适,多寄崆峒坳。

  有时栖泾浒,有时舞林梢。

  高骞防缯缴,深藏远鸱枭。

  无人记年寿,有客叹扶摇。

  飘然自情适,焉知松与乔。

  06

  《游崆峒记》

  明:赵时春

  雍山之镇,维吴山之阪为陇。其西而北百里为笄头山泾水出焉。泾出山放之花平川,四十里来于崆峒山之前峡至于山之东麓,与后峡水会,循龙尾山之北十余里,至于龙尾始与弹筝峡之水会而泾始大。龙山下至平凉府十里而既而南北两原郭然对峙,而川始阔。泾之水引而陟之两岸以为磑、为池、为圃,卉木茂而禽鸟众,则府城西北之势愈增奇凡游崆峒自城者西之,自东郭者循城之北而会于西。余家东郭,而别墅距笄头甚迩,故凡崆峒之首尾能悉之。

  崆峒得泾而势愈尊,盖由凿前后峡以疏泾,而崆峒始琼出,譬犹正人君子礼义以峻其防,巍然莫屈。彼淫夫小人望之而可知其卑且陋,故凡言崆峒者,舍泾则无以见其尊。凡游崆峒遵泾南岸道,府西越乾沟、银洞沟,经石头寨、西岳庙,掠大峒山,乱泾汭至于问道官。官者,轩后与赤松、广成二子授受之所,故以为名。

  正德间,有道流王翁自号全真,貌若七八十者,颇自矜大,然亦不能辟谷。但能啖巨豚肩,至数升,膊托一壮酒饮百觥。俗云解为五龙转降术,其术亦非道流,所甚异然王持此术炫耀于士大夫间以居其资,将移其,群执役者艳而劫焉。王斥其名以怖之,盗惧败露,遂取其元以灭口。素与王全真者争执城市之恶少劫之狱。又期年,始获真盗乃云云,然其先枉死者已数辈矣。今官之后建一阁,阁下为王全真像。云江南有商遘疾,得道士疗之而愈,自称崆峒道士王全真,命商肖像于崆峒,以为且彰其异。此为其徒羞全真之死,故设计以解之,不足信。

  由宫之北,遂升前峡,坡皆流石飞沙,可四里许。至山腰一巨石僵道左,内有小石光圆如月状,攀跻而倦者,据石而休且饮。再登一里许,西壁有石碑嵌岩间,宋游师雄题名处。夫王全真求长生而横罹天折,游师雄欲得名而埋没荒芜,可一为慨叹。

  又上穿荟蔚,历曲盘如前途之半始得平地,为滹沱寺。寺之后稍东高峰寺,中峰益东之高峰为东峰寺,东峰之旁为眺丰亭。亭之下去崖几百丈有洞焉,皂鶴巢其中。亭上坐则泾川南北山之流,城郭村坞之罗布,烟云花鸟之变态掺之指掌而无遗,故日丰。眺丰之南南峰,寺亦悬出泾之上。

  中峰北行半里有小冈,冈上乔松六株。崆峒之松以万数,皆俯仰众植中,而此松独迥然透出。噫,可敬畏也!松冈有小宇亦禅居,北有二绝润,独木为桥,南桥丈余,北桥倍之,号仙人桥。过桥登峻坂即北峰寺,寺后万壑峥嵘幽莫测而一塔悬立其西北隅。塔后下数仞为丹穴,窦圯泐,余昔曾游焉,思之可竦神也。其西南林木愈茏郁,径愈险,扪藤萝百折而上为西峰寺。西峰之右为故虎穴。虎穴益西有洌泉,大旱则微而终不涸。泉之上,复里许,登马鬃山真武庙。庙之南平视为三官庙,其西仰为香山寺三峰,崆峒之绝巘下瞰眺丰五峰,览泾川南北山原,若波浪之伏挫焉。真武庙之东,直下滹沱寺,为石蹬千百级,折回以数十视,视诸径为极艰曲。余昔游未之及,今与大梁熊子修氏乃登之云。熊子日:余昔游嵩、岱、华,升峨嵋绝顶,视此山,互有异同,其俱得称为名山宜矣,呜呼,世代往矣,元化推移,陵谷变易。吾安知其终无是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