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这里: 首页 > 交响丝路·如意甘肃 > 白银 > 正文

永泰古城 处处流淌记忆的城

发布日期: 2019年12月10日    来源: 兰州日报

1125323406_15758539957141n.jpg

  永泰古城城门

1125323406_15758539957191n.jpg

  永泰小学

  用“一片孤城万仞山”来形容永泰古城真是恰当不过了。这座被很多人称为国内可能消失的绝世美景之首的古城,远远望去,一望无际的原野上,蓝天白云压得很低很低,似乎是永泰古城厚重的古城墙将这里的天和地分割开来。置身其中,最大的感觉是可以自由呼吸,不拘粗声大气,也不讽绵绵细语。

  站在永泰古城城门前,与偌大的古城相比,与古城滔滔不绝的历史相比,我显得那么渺小,但随之而来的欣喜让我充满信心。既来之,则安之。不负相寻,那就相遇;不负相遇,那就相知;不负相知,那就相惜;不负相惜,那就牵手吧。我与永泰古城就此携手,共同走进它神秘而悠远的过往,解读这座处处流淌记忆的城。

  这记忆,顺着古城的城墙喷涌而来。

  虽是假期,但来这里的游人并不多。当我们一行四人通过被风沙侵蚀过的城门,进入古城内准备游览时,同行的朋友因好奇爬上城墙,走来走去,他说登高望远,视野开阔。可是面对陡峭的城墙,我只能在城墙下面想象站在上面看到的风景,认真听当地一位乡贤给游人边走边讲解这里的历史。永泰古城位于白银市景泰县寺滩乡寿鹿山北麓,东距县城25公里。它旧称老虎城,唐初更名为龙沙,修筑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抚摸斑驳的古城墙,它见证过烽火,也默默地记载着古城一路走来的艰难曲折。

  城墙由黄土夯筑而成,整个城呈椭圆形,城门向南开,外筑甬门,外门叫“永宁门”,内门叫“永泰门”,门稍偏西,形似龟头。四面筑有瓮城,形似龟爪。城北有5座烽火台渐次远去,形似龟尾。城周围有护城河,宽约6米,深约1至2.5米。整个城池鸟瞰酷似乌龟,俗称“永泰龟城”。黄沙漫漫,岁月如歌,如龟之城在我脑海里慢慢有了轮廓,走进它曾经沸腾的岁月成了我此刻的心情。

  这记忆,顺着古城内古朴的永泰小学而来。

  随着游览的深入,一所建于民国时期的永泰小学拦住去路,因为职业的敏感,我越发仔细聆听着那位乡贤的讲解。永泰小学创建于公元1920年,它是目前全国保留完好的民国时期三所小学校之一,是见证中国近代初级教育的“活化石”。永泰小学的校门有六米多高,是民族传统的小庑殿顶式的拱形校门,校门上浮雕内容丰富,技艺精湛。当时永泰城内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发动城内外乡绅集资出力,并邀请能工巧匠苦战两年,才得以建成。它坐北朝南,分前后两进院,院内十分干净整洁,校门上方嵌着雕刻的横幅“勤勉自修”,厚重而隽永,每个花色蕴含的深意,让我对民国教育又一次着迷。虽然永泰小学现在已无师生,但在这天高云淡的地方,也曾有琅琅书声回荡在校园,激活了一代又一代人内心的向往和对知识的渴望。

  走进宽敞的校园,一棵老树树身倾斜,但它郁郁葱葱的树叶,在微风中散发着勃勃生机。一块钢板悬挂在树杈上,我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我忍不住拿起旁边的小锤敲了几下,那清脆的声音,是召唤,更是对往昔校园生活的回味。曾经的老师们和蔼可亲,那些奔跑的孩子们活波可爱,我偏爱这种感觉,情不自禁地与自己上学时的情景对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送走了什么,又迎来了什么,我知道那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和储存记忆深处的良知。

  这记忆,顺着古城石子遍布的街道而来。

  慢行在永泰古城的街道上,一路的石子大大小小散落着,曾经的火药场、草料场、磨坊、马场等成了文字里的留存。路边的小卖部散发着时代的信息,与古城的古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好有位牧羊人把一大群羊赶进了一处没有院墙的破败院落,那些羊似一朵朵云彩飘移在枯草破墙中间。有的羊在抬头观望着游人,有的在低头寻觅着吃食,还有的在互相追逐嬉戏……它们把天籁之音撒播在时空,不为浮世所动,安然于朴素静谧中的悠然过往,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尽管有的走了,有的来了。牧羊人抽一支烟看着驻足的我,我却看着那些还在不断移动的羊群,谁是谁的风景似乎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能这么彼此欣赏着。听那位乡贤说,城里的住户已经不多,很多都搬到城外去生活,原因各不相同,但都合情合理。此地常年大风、沙尘飞舞,大多数房子已是危房,虽然有人家住在这里,但村子却极为安静,一种走向远古的安静。是的,永泰古城因战争而兴起,又因自然环境而衰落了。极目远眺,有些地方插着小旗子,是为拍影视剧所做的装饰,现在永泰古城是拍摄电影的主要场地。《大敦煌》《神话》《汗血宝马》等大型影视剧都是在这里拍摄完成的。

  这记忆,顺着古城内传唱的歌声而来。

  游览完古城内部,我们顺着原路返回时,我少了一些好奇,多了一份理解,一阵歌声传来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唱歌人是永泰古城的一位农民。他用血脉里的感觉,一句一句倾注了自己的情感在唱。他唱的是《光棍拉娃娃》,从一月一直唱到十二月,其中的辛酸,他用歌声娓娓道来,在歌声里淋漓尽致的表达。后来他在永泰古城前的湖边唱《兰花花》,戴着草帽,一句一句,那么仔细地在他嗓子里过滤。在满是黄土的永泰古城,生活其实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只是看你怎么去面对罢了。有的人把生活越过越活,生活的情趣随之而来,正如这个爱唱歌的人,唱着唱着他便让自己内心的春天无限明媚,让身后的天地空旷悠远,让永泰古城的血脉奔腾不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总想起那个爱唱歌的人,更多的是他脚下踩着的那片土地,那池湖水,那个古城楼……蓦然,他唱的那些歌又在耳边响起。

  这记忆,顺着古城外的一处湖水荡漾而来。

  出了古城,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掠过,多了一份古城遥远的沧桑和边塞的况味,夕阳金色的余晖里,我们来到了城前那池湖水边,湖中倒映着一轮金色的夕阳,颇具诗意。湖心有一棵小树摇曳,那是致意,更是执着。还有一群晚归的羊,围着湖畔喝水,饮进风霜,饮进夕阳,饮进无数人间悲欢离合。还有一群正在进入古城门的羊,它们跨过的不是今天的日子,而是几百年的沧桑;它们重温的不是熟悉的环境,而是古城猎猎西风下的身影。羊群隐没的刹那,我们也启动了车子驶向下一个远方。

  当夕阳再次略过我的脸庞,回望一眼身后的永泰古城,我忍不住写下了那一刻的心情:不爱红装爱武装,不爱花草爱苍凉,不爱大厦爱土墙,不爱茶园爱牛羊……我的思维永远在脚下的黄土下生根发芽。装着一腔遥远的遐思,我忍不住轻轻哼唱《从你的世界路过》,无奈从你的世界路过,为你我情愿寂寞,可对你的爱无法割舍,在心里更加火热……悄悄从你的世界路过。随着车窗外纷纷远去的风景,其实,我知道,我不是永泰古城的过客,它的记忆已经完完全全复制粘贴到了我的思维里。(孙菊英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