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这里: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旅要闻 > 正文

舞从敦煌来:苦心孤诣只为再现千年神韵(高清组图)

发布日期: 2019年12月02日    来源: 中国甘肃网

1.jpg

 11月28日晚,在兰州文理学院艺术职业学院(甘肃省艺术学校)敦煌舞教学创建40年文艺晚会的舞台上,学生们正在表演敦煌舞《朝圣》。

  本网记者 宋芳科 任磊

  11月28日晚,在兰州文理学院艺术职业学院(甘肃省艺术学校)敦煌舞教学创建40年文艺晚会的舞台上,当84岁的高金荣先生精神矍铄走上舞台谢幕,全场掌声经久不息,致敬一代学人让舞从敦煌来有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40年孜孜以求,如今敦煌舞流派已桃李满天下,站在学生们中间的高金荣教授脸上满是欣慰。从一幅幅曼妙的壁画脱胎,到一个个带着呼吸情感饱满的舞者舞出敦煌神韵。走过40年,以高金荣教授为代表的敦煌舞流派正在创新传承中舞出甘肃的自信与风采。

2.jpg

敦煌舞基本训练选段

  舞从敦煌来  

  “转眸流眄绽笑樱,柔曼恬雅拂妙韵。乐如清泉沁心肺,舞似天仙乘飞云。”敦煌莫高窟112窟“反弹乐舞”壁画静候千年默默讲述一段敦煌故事。

  1979年9月,当高金荣第一次走进莫高窟就被这份世界文化瑰宝所震撼。当年,甘肃舞剧《丝路花雨》大获成功,让壁画中的曼妙舞姿走进人们的视野。

  “我们要建立我们的敦煌舞教学体系,这样才能源源不断培养敦煌舞人才。”40年后,高金荣教授再次回忆40年前和莫高窟的邂逅,那是一次对保护和传承的深度思考。

3.jpg

七十年代末高金荣参观莫高窟。(资料图 翻拍图片)

  高金荣教授说,回望40年,她要致敬老一辈学人的坦诚与惜才,那是她和同事第二次去敦煌莫高窟临摹。看他们不像仅仅参观一下的观众,常书鸿先生拿出由敦煌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吴曼英老师临摹的100多张敦煌壁画舞姿白描图,让他们参考学习。当晚,她就和同事阿荣临摹了50多张,一直忙到凌晨3点多,又黑灯瞎火抱着这些宝贝送到常先生的小院。常先生看到她们对原画爱惜完好无损非常欣慰,又支持她们临摹了所有白描画。

  “可以说这100多张白描是我们后来研究的源泉之一。”高金荣教授感谢前辈的无私,让她可以在短时间内汲取更丰富的营养。敦煌看窟的日子,高金荣快乐而充实,在每个洞窟驻足冥想,壁画中的舞姿逐渐在高金荣的脑海中灵动起来。

4.jpg

 高金荣在创作中。(资料图 翻拍图片)

  1980年,高金荣编著的《敦煌舞教学大纲》问世,敦煌舞从眼神、手姿、道具都有了可以借鉴的教学规范。同年,原甘肃省艺术学校招收第一届敦煌舞班学生。1981年,高金荣带着首届学生赴敦煌“赶考”,现场观看演出的有叶楠、吴贻弓、段文杰、史苇湘、樊锦诗、施萍婷等敦煌学专家。同学们表演结束后,堪称最强观众团的专家们激动地称赞“这就是敦煌舞”。

  深入了解敦煌舞后,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在高金荣教授的著作《敦煌舞蹈》《敦煌舞教程》的扉页欣然写下“舞从敦煌来”,让这段探索的往事有了一个诗意的名字。

5.jpg

敦煌舞《妙音反弹》

  神韵传世界 

  高金荣先生创拍的敦煌舞经典教学剧目《妙音反弹》就取自莫高窟112窟壁画,千年相约,让壁画中的曼妙舞姿再度栩栩如生,带着呼吸的律动是复原的关键更是难点。

  高金荣说,敦煌壁画是能看见的,但把静止的舞姿赋予气韵、动律,前人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让每个舞姿由静到动、起承转合贯穿起来,就要反复看、反复研究,看壁画上舞者的呼吸、表情,探究丰富的内心世界,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去复原壁画场景。

  敦煌舞教学就是对壁画舞姿,手势,眼神等细节归纳、总结,给习舞者复原丰富的壁画语言,让学习规范、系统。

6.jpg

敦煌舞《千手观音》

  11月25日上午,兰州文理学院礼堂,《千手观音》的彩排正在进行中。高金荣一脸严肃盯着同学们的每一个舞蹈动作,传神、优雅是她的基本要求。虽然已经84岁高龄、虽然已经无数次编排过《千手观音》,可是高金荣依然享受着舞蹈带来的乐趣,孜孜不倦活跃在教学一线。

  “你们这个动作观众虽然看不出来,但是我看到瑕疵很明显,无论什么时候你们都不要糊弄观众。”面对同学们一个不太完美的动作,高金荣的批评不留一点情面,她不希望孩子们有一点凑合的心里。

  “老师辛苦了!谢谢老师,老师再见!”一遍遍纠正瑕疵之后,也到了中午下课时间,同学们礼貌鞠躬感谢老教授的辛勤付出。也就是这个时候,高金荣老师脸上挂满笑意,她表扬了同学们的刻苦精神,希望大家更加努力。

  高金荣说,敦煌舞教学需要传承,也只有这样复活的壁画舞蹈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所以她热爱讲台,也愿意和孩子们一起传承敦煌舞。

7.jpg

在兰州文理学院实验剧场,高金荣正在问学生指导敦煌舞《千手观音》。

  在高金荣看来,敦煌舞的大门永远都为每一位热爱舞蹈的人敞开。这源自敦煌舞本身蕴含的包容、开放精神,敦煌莫高窟的形成就是文化交流荟萃的结果,这就注定敦煌舞有着文化交融的基因。

  高金荣表示,在研究敦煌舞教程中,她充分吸收了南方舞的特质和精髓(南方舞是个区域解释,主要就是东南亚佛教艺术舞蹈)在研究中,她将这些元素融入敦煌舞中,便能更好破解壁画舞姿的多种元素,让表达更加传神。

  敦煌舞是甘肃的骄傲,更是世界的艺术。为了让敦煌舞在交流互鉴中取得更大进步,多年来,高金荣多次应邀赴美国、加拿大、韩国、新加坡、等地访问、讲学、带团演出、出席国际会议。

  常书鸿先生曾经说过,敦煌舞和芭蕾舞是两个世界的艺术,芭蕾舞的美多在外部动作,敦煌舞不仅有丰富的外部动作,而且有充实的内部世界。带着对民族文化瑰宝的自信,芳华40载,高金荣期待这份敦煌神韵可以传播到世界各地,带来更好的文化交流。

8.jpg

敦煌舞《沙漠红柳》

  创新见未来

  有人说高金荣教授就是沙漠红柳,扎根西北传播敦煌舞韵。高金荣笑着告诉记者,红柳的比喻太高了,她确实不敢当,但是这个话题却提醒了她,何不将红柳精神搬上舞台。

  在兰州文理学院艺术职业学院(甘肃省艺术学校)敦煌舞教学创建40年文艺晚会上,教学剧目《沙漠红柳》被搬上舞台,讲述了在漫漫黄沙中,红柳顽强扎根抵御风沙的故事。

  与传统的敦煌舞剧目相比,《沙漠红柳》看上去好像并没有敦煌元素。《千手观音》《妙音反弹》这些剧目取自敦煌壁画,只要一出场便把人们瞬间带到敦煌舞的艺术世界,可是《沙漠红柳》除了漫漫黄沙,好像很难联系到敦煌舞的氛围。

9.jpg

敦煌舞基本训练选段

  这就是我们的创新,我们自己必须走出束缚,让敦煌舞在更广阔的平台发展。”高金荣老师解释创排《沙漠红柳》的初衷,在她看来红柳的灵魂依然是敦煌舞。

  手姿、脚形,在每个细节中,观众依然发现了敦煌舞元素,在更宽广的题材中施展,敦煌舞找到了更好的融合平台和更宽广的载体。

  高金荣说,敦煌舞包容、开放,在传承中创新,她们不会自建藩篱,希望自己还可以和年轻人在一起,继续探索传承敦煌舞。

10.jpg  

敦煌舞长绸训练组合

11.jpg

敦煌舞《褰褰袖欲飞》